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避孕 > 列表

他的眼里有什么——齐衡小传

发布时间:2019-02-14 20:03:19      来源:
一.
 
少年齐衡站在那,笑起来,就会带来春风。
 
他是齐国公独子,有无数人羡慕欣赏小公爷齐衡的风姿。但他眼里自以为藏好的喜欢只给了六妹妹盛明兰。
 
盛明兰是盛家庶女,活得小心翼翼,处处藏拙。
 
齐衡在盛家私塾读书,抓住机会在下课时堵住了她,要送给她东西,却把手背在身后,悄悄打成了一个结。明兰对齐衡笨拙的示好避之不及,但他的眼里闪烁着叫明兰无法忽视的光。
 
这束光照亮了她心里的一角,告诉她世上还有一个这么真心对她的人。盛明兰是清醒的人,却还是为齐衡动了心,只能躲着他。
 
齐衡瞧着她躲躲闪闪的样子,虽然有点难过,但从心里对她的欢喜已经播下种子,静静地长出一株小芽来。
 
他的小厮不为大概是最先发现这一株芽的人。
 
不为是齐衡的知心人。
 
他很明白,小公爷的母亲平宁郡主不会同意,也在暗暗地阻拦,却还是不能瞧见齐衡眼中的委屈与不解,只是小声地提醒罢了。
 
齐衡的母亲平宁郡主自然认为自己的儿子配得上最好的女子,盛家主君不过五品小官,她还瞧不上。
 
仅有这些也就罢了。偏是后来嘉成县主因一场马球对齐衡一见倾心。那个在阳光下笑着的少年,意气风发,他帮明兰赢回了金簪,骑着马回望那一眼,有高兴,还有一点点小骄傲。
 
齐衡并不知道,从那天起,今后齐国公府的未来将把握在别人手里。他对明兰表白了。眼里含着笑意与无奈,叫她“小骗子”。
 
此时平宁郡主知道了儿子的意中人是谁,逼着他们认了兄妹。
 
齐衡是被命运推着走的人。
 
他能做的,只有不值一提的抗争。对明兰承诺,然后反抗母亲,绝食,他是孝子,教育下定有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”类似思想,这定是他能做出最出格的事。
 
齐衡的决心打动了明兰,两个人都想为彼此做出一番努力。
 
不为为他们牵线,让明兰见到了因绝食而形容憔悴的齐小公爷。她能看到齐衡眼里含着的喜爱与珍视,还有决心。他明明那么难,那么苦,见到自己捧出一颗赤诚的心来喜欢的姑娘,终究,只摸了摸她的发。
 
可是他们没有以后了。
 
平宁郡主让人打死了他的知心人不为,他的父亲被兖王扣押,母亲入宫求助无果,只为了逼他娶嘉成县主吗?
 
他拿命去搏,却听兖王妃说∶“齐元若,你别无他路可走。”齐衡扔了匕首,垂下那双含着讽刺的眼,悲哀一笑。
 
兖王,那个位子的最有力的争夺者,上位者,可轻易将齐国公府逼到角落。
 
小公爷齐衡,齐国公府,都无路可走。
 
从今天起,那个带来春天的齐衡,被他藏起来了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小公爷以命相搏
 
 
 
 
二.
 
 
“其苦不堪说,其痛难言停。”
 
“洛河三千星,不独照月明。”
 
 
 
 
三.
 
嘉成县主如愿嫁给了齐衡,自然发现了他对自己的妻子恩爱不足客气有余,看着他平静无波的眼神,有时候她会想,那个让她心动的齐衡,去哪了呢?
 
这些不解却只让她对齐衡的底线一再践踏,逼他许愿与自己有个孩子,让他为自己捡耳环,齐衡一一应了。
 
只有在他一个人面对三清祖师,许下愿明兰觅得佳婿的愿时,齐衡的眼里才短暂的出现了一点光。他觉得,始终是他负了她。
 
不为的死也成了他最大的愧疚。
 
或许自从齐衡意识到,他面对齐国公府的危机时,根本起不到丝毫作用,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严格,认为是自己的无能,让他根本无力保护身边的人。
 
平心而论,齐衡顾虑太多,在与明兰的感情上踟蹰不前,没能向自己的母亲坦白,但他从无邪念,他不能不顾虑,齐国公府还在他的身后。
 
他做不到像二叔顾廷烨一样豁出所有。
 
这是他的矛盾,也在折磨着他。
 
在这时,他的人生似乎出现了一个转机。
 
宫变,嘉成县主被杀。
 
新君继位,大开恩科。
 
他第一次没考中,这一次把握住了机会,此时齐衡已是孑然一身,当他在榜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时,眼里有激动却还有克制,到了母亲面前,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红着眼睛要滚下泪来。
 
他含着泪,小心翼翼地,想问是否可以为他到盛家说亲,母亲的许诺,让他眼里的光闪了几下,眼神仿佛又是那个不知世事的少年人,不知道掩饰自己的喜悦,撞上了帘子,不知所措,心里那株将枯萎的芽恢复了一线生机,试探着,想开出一朵花来。
 
可是他没有机会了。
 
明兰不会选择向后看,拒他于门外,二叔织了一个大网娶到了明兰。
 
那朵将开的花,被扼杀在骨朵里。
 
 
 
 
四.
 
 
齐衡顺遂父母心愿娶了申阁老孙女申氏,沉下心来专注于事业。他在朝堂上尽显锋芒,一双眼,只有坚定,彻查逆党,竟有一个月不曾回房。
 
深夜,他看着来关心他的申氏时,眼神温和却疏离,掩饰着一层淡漠,他拒绝申氏进入他的心罢了。
 
至于后来弹劾二叔顾廷烨私德不洁,两人在书房对峙,小公爷始终有着一份私心,他自认为因为自己负了明兰才要她将就,觉得她嫁给二叔后过的不好,还有情吗?不见得,愧疚执念倒更多。身在其中或许就看不清了,齐衡看着二叔离去,眼神闪烁,蓄出泪来,显得毫无底气地否认自己没有私心。
 
他的妻子申氏发现了齐衡送给明兰又被退回来的娃娃。左右知道了他心里有人,绝不是自己,闹了一场,甚至在候府并府大宴上对明兰“挑衅”,她是真心喜欢齐衡,一时为抢回他的心而做了不当的事。
 
明兰知道了这件事已闹到了他娘子面前,与齐衡在廊桥一会。
 
齐衡小跑过来,见到明兰就放缓了脚步,眼里只她一个人。
 
他叫她“六妹妹”。
 
明兰要他叫她“二婶”。
 
齐衡眼神显出后悔与痛苦,他说自己每天都在后悔,后悔当初不能坚持,非要出风头惹得县主青眼,让齐国公府陷入困境,他的眼里第一次痛快地宣泄出自己的想法,声声要泣下泪来,他说自己很想她,这些话有些出格了,齐衡也意识到,这是明兰与他要说开的最后一次,不论出格不出格,话都出口了。
 
明兰训斥了他一番,叫他早些释怀,她现在过得很好,不要把自己认为对她好的想法强加在她身上。转身离去。
 
毫无疑问,齐衡的眼神是委屈又苦涩的。
 
他从未像这样意识到,六妹妹盛明兰早就开始了另一个丰富的人生,只有他还站在原地。
 
齐衡的梦境终于被彻底打破。
 
至于后来的关于官家生父名分一事,尊为皇考的诏书已定,他跪在大殿上,盯着笏板,坚持着要尊为皇伯,此时已不单纯是这个问题,而是礼法与皇权究竟他要站在哪边。
 
不论他是否相信太后的哭诉,说是被人诓骗才签下了诏书,以他受到的教育来说,礼法绝对是第一位,就算,现在朝上说话算数的人,是皇帝。
 
他叩响了大殿,请求陛下革除自己的职位。
 
眼里只有自己的单纯的坚持,一往无前。
 
齐衡被贬。
 
明兰产子,澄园失火,他不顾父母阻拦一心救火。他的心中,不是为了情,在今日她有难的时候终于能救她一回,弥补了他心中对她无法释怀的愧疚。澄园大火被扑灭,明兰平安生子,顾廷烨也赶了回来,齐衡站在外面,看着他们十分恩爱,眼里漾出一点温暖的笑意来。
 
他释怀了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小公爷救火
 
 
 
 
五.
 
 
齐衡有了自己的新一番天地。
 
顾二叔登门道谢,齐衡眼神无措,他本以为顾廷烨是来责问,他的夸奖叫齐衡显出几分少年人的不好意思来。
 
谁能想到,申氏拿了一把短剑从门后出来,要保护齐衡,怕顾廷烨要害他。
 
齐衡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妻子。
 
眼里深藏的冰山在这一刻消融殆尽。
 
走到她面前时,眼睛里只有温暖和煦的笑,只有她。
 
曾经他只能拿了自己的命去搏最后一回,这次,有一个人愿意不顾一切要拿起短剑护着他。终究,他为她彻底打开了心门。
 
申氏也是他的知心人,相信他,喜爱他,尊重他。他不想说的绝不多问。
 
她很值得齐衡去爱。
 
齐衡与妻子日渐和睦情浓,顾廷烨却出了事,他坚定地站在了顾廷烨一边,上朝时跑到顾廷烨身边,与二叔说说小话,要为他作证,眼神单纯且可爱,齐衡是见不得栽赃的人,他的眼里可一眼看得到底,绝不会有半点污浊。
 
这样还不够,齐衡与申氏去给明兰出主意,眼神转了一圈,微微露出一点小茫然,这时申氏提出了自己的建议,齐衡看着她,仿佛在说,我的娘子怎么这么棒。
 
从明兰处出来,他们去樊楼吃酒,齐衡先下了车,自然地伸出手要扶着申氏下车,回头看她还没反应过来,眼里只看到她,包裹着细腻纯粹的感情,露出一个笑来。
 
从此以后,他都要牵住她了。
 
最后的最后,顾廷烨平安无事,与明兰团圆。
 
齐衡与申氏压马路。
 
他的眼神也很平静,但不是死水,而似一汪清澈明朗的潭水,映着,却只倒映出申氏的一切。
 
他们要好好过日子去了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申氏拿起短剑要护着齐衡
 
 
 
 
六.
 
 
齐衡这个人物生平比较简单。
 
大致围绕着爱情展开,又逐渐铺垫出他整个的性格,与现实的牵扯形成了他最大的矛盾。
 
他是有缺点的,比如磋磨不前,太过简单。这些缺点造成的使他无法释怀,折磨自己,最后,都化为了他内心温柔却坚定的力量。
 
前期的齐衡,眼神情绪外露更多,经历宫变,登上朝堂,眼神变得坚定,但依旧毫无邪念。
 
曾经他的眼里,只包裹着对明兰的喜爱与一往无前,后来,装下了责任,无论是对齐国公府,还是对公事,还是对自己的妻子。他依旧能在需要的时候一往无前,那个带来春天的少年,没有消失,只是成长成了可独挡一面的样子。
 
这或许是一个必经的过程。
 
这也是他这个人物独特的魅力。
 
最后,感谢朱一龙先生对齐衡的演绎。
 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